“十三五”煤炭去産能任務提前兩年完成

來源: 作者: 日期:2019-06-25
  日前,國家能源局組織召開“四個革命、一個合作”能源安全新戰略五周年行業座談會。會議在總結五年來貫徹落實能源安全新戰略的實踐和成效時提到,我國累計退出煤炭落後産能8.1億噸,提前兩年完成“十三五”去产能目标任务。 自2016年煤炭工业去产能工作启动以来,随着去产能效果逐步显现,我国的煤炭供给结构持续优化,供给质量稳步提升,煤炭产业效益快速提升。与此同时,煤炭产能格局、供需格局及产业格局也发生着变化,从过去的分布式向区块化演变的趋势凸显。
 
QQ截图20190625083426
 
  西部五省區煤炭産量在全國占比超7成
 
  近日,國家統計局公布最新原煤産量數據顯示,5月份,全國原煤産量31239萬噸,同比增長3.5%,增速比上月擴大3.4個百分點;環比增加1810萬噸,增長6.15%。
 
  1~5月份,全國原煤産量142269萬噸,同比增長0.9%,比去年同期收窄3.1個百分點。在全國分省區原煤産量排名表上,1~5月累計原煤産量超過5000萬噸的共有4個省區,分別是內蒙古、山西、陝西、新疆,累計産量達107232.9萬噸,約占全國總産量的75.37%。其中,內蒙古1~5月份累計原煤産量40664.1萬噸,占全國累計産量的28.58%;山西累計原煤産量38231.6萬噸,占全國累計産量的26.87%;陝西累計原煤産量20262.6萬噸,占全國累計産量的14.24%;新疆累計原煤産量8074.6萬噸,約占全國累計産量的5.67%。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北京、山東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、湖南、湖北、黑龍江、吉林、重慶、江蘇、福建、廣西等省(區、市)的煤炭産量均下降明顯。其中,山東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等省份還是傳統的産煤區。
 
  “当前,中国的煤炭开发格局正在发展演变,正从过去的分布式向区块化或集中区 转变,目前这种格局己基本形成,将来还会越来越突出。”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、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战略专家牛克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随着煤炭去産能工作持續開展,我國的煤炭産量呈現出“西進東退”的趨勢,即山西、陝西、內蒙古、甯夏、新疆等五省區的煤炭産量持續增加;山東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、湖北、東北等傳統産煤地區大多面臨資源枯竭問題,四川、貴州、福建等東南部省份因煤炭開采條件較差而發展潛力較小,煤炭産量均逐年下降。
 
  不僅如此,從煤炭産能分布上來看,西部産煤區的重要作用和戰略地位越來越凸顯,産能進一步向內蒙古、陝西、山西、甯夏、新疆五省區集中。國家能源局3月15日公布的全國煤礦生産能力情況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底,我國有安全生産許可證等證照齊全的生産煤礦3373處,産能35.3億噸/年;已核准(審批)、開工建設煤礦1010處(含生産煤礦同步改建、改造項目64處)、産能10.3億噸/年,其中已建成、進入聯合試運轉的煤礦203處,産能3.7億噸/年。其中,西部五省區的生産産能和在建産能約占全國煤炭産能的一半。
 
  保持煤炭供需基本平衡條件已具備
 
  煤炭産量與産能的分布調整,促使我國煤炭供需格局發生變化:煤炭供應越來越集中到西部的晉陝蒙新,東部的煤炭産能逐漸弱化,但煤炭消費依然保持在線。這種供需逆向分布的格局,會打破我國煤炭供需的平衡嗎?牛克洪對此給出了否定的答案。
 
  “若按照過去的眼光看,供需格局逆向分布可能對能源安全帶來隱患,但當前四方面基礎條件的具備,又讓這種擔心不複存在。”牛克洪分析道。
 
  一是,我國現有的鐵路網建設可以很好地解決運輸瓶頸問題。過去的煤炭供應面臨著一個大問題就是煤運不出去,或者運輸成本偏高。目前,我國已經建成了大秦、朔黃、蒙冀、瓦日等主要煤炭鐵路運輸通道,2018年全國鐵路煤炭運量已達到23.8億噸,未來還有蒙華鐵路等重點運煤通道建成通車,可以說,鐵路網的格局基本能夠滿足煤炭運輸的需要。二是經過幾年的建設,我國跨省跨區輸電能力進一步提升,西電東送能力達到約2.3億千瓦,這意味著西部發電東部用電不成問題。三是東南沿海地區有“進口煤”這一可選項,可以彌補一部分缺口。四是,通過技術改造和升級,提高了發電機組的效率,煤耗降低帶來用煤量減少。
 
  “从产量上看,东部的煤炭越来越少,但这四大因素的存在,表明我国已经具备 了保持煤炭供需基本平衡的条件。当然,由于季节变化、极端天气等客观因素的存在,不排除局部地区在某一阶段出现用煤紧缺的可能,但这并不会影响大局,可以说,我国煤炭供需形势基本平衡这一基本面不会改变。”牛克洪表示。
 
  回歸中、東部地區本身,這些地區或面臨資源枯竭,開發的難度大、成本高;或所轄煤礦規模較小、煤質較差、技術水平低、安全保障程度低、環保不達標,其自身也有促進這些落後産能關閉退出的意願。在此背景下,中、東部省份與西部省份通過市場化交易達成産能置換受到歡迎。
 
  以重慶爲例,其與陝煤集團達成能源戰略合作,前者把關閉煤礦的産能折算爲産能置換指標,無償用于陝煤集團新增煤礦項目建設。後者則向重慶市穩定供應優質煤炭,保障主力電廠和重點企業用煤需求。2018年,“陝煤入渝”總量達849萬噸,已成爲重慶市電煤供應的主力。2019年,“陝煤入渝”規模有望達到1000萬噸,占重慶市電煤市場份額將超過40%。
 
  當前,四川、湖南、福建等省份也在積極推進産能置換項目落地實施。通過産能置換,不僅能夠實現煤炭充足供應,讓這些省份“手中有糧、心中不慌”,還能爲發展優質産能騰出空間,進一步優化煤炭供給結構。
 
  未來去産能將更依賴市場機制
 
  煤炭産業布局也與煤炭産能分布和供需格局同頻共振。牛克洪分析認爲,就産業區域布局而言,煤炭産業的布局與煤炭産能的布局相一致,即産業重心西移,集中在西部五省區;就産業結構布局而言,則可歸納爲內蒙古、山西、陝西爲煤炭供應第一線,新疆則因爲運距長而更傾向于發展煤炭就地轉化。
 
  另外,經過五年的去産能洗禮,煤炭産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。一方面,煤炭行業去産能加大了大型煤炭企業的兼並重組,在行業形成了強強聯合、強者恒強的競爭格局。另一方面,隨著環保、安全生産、能耗控制等市場化措施的逐漸趨嚴,小型煤炭企業的生存空間被大幅擠壓,在競爭中處于劣勢地位。
 
  “可以說,在煤炭市場供需基本平衡的形勢下,未來煤炭企業的生存主要依靠市場競爭力。”牛克洪表示,如果說前期的去産能是政府推動,市場機制輔助,那麽未來的去産能則將更加凸顯市場機制的作用,政府從中進行指導和協調。
 
  他進一步解釋道:“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,就是尊重市場優勝劣汰的規律,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。接下來,煤炭企業應更加關注煤礦的技術水平、安全生産水平和環保水平;創新發展新業態、新模式,走多元化、高端化、高效化發展道路,提升競爭力,以此增加自身立足市場的砝碼。”